企业新闻

解析行业动态,把握市场变化

司法拍卖中的税款转移负担条款——司法裁判与税收征管的双重视角

更新时间:2021-08-04
本文摘要:一、问题的提出关于司法拍卖中生意业务税款的负担,一直是司法实践中争议不休的问题。

一、问题的提出关于司法拍卖中生意业务税款的负担,一直是司法实践中争议不休的问题。司法拍卖文件(拍卖通告、生意业务须知、成交确认书)中关于税款负担的条件设置,总结起来无非两类:“本次拍卖所发生的税费由出让方和受让方根据执法、行政法例的划定各自负担”(下称“税款各担条款”)、“本次拍卖所发生的税费均由受让方负担”(下称“税款转移负担条款”)。

税款各担条款下,生意业务各方需联合详细税收政策和生意业务数据方能对各自负担的税收成本有相对明晰的认知。而税款转移负担条款的大量适用,使得正常生意业务状态下已然颇为庞大的税收问题更显扑朔,不仅法院讯断旨趣各异、征管实务亦是众说纷纭,已然对司法拍卖各方(债务人、债权人、竞拍人、法院、税务机关)造成了一定困扰,有做进一步厘清的须要。本文拟联合司法判例与税收征管实践,从以下两方面举行考察并提出自己的看法与建议:1、税款转移负担条款的正当性问题;2、税款转移负担条款与税收征管的衔接问题。

二、税收政策的梳理 在正式开始讨论之前,本文联合现行税收执法、法例,对司法拍卖所可能涉及的详细税收政策做开端梳理如下(以不动产生意业务为例):司法拍卖可能涉及的税种三、税款转移负担条款的正当有效性税收法定原则[9]意味着司法拍卖中所涉税种的纳税主体、税目、税率、纳税环节等要素和相应法式均已在税收执法或者授权制定的行政法例[10]层面予以明确划定,但这并不故障税收之债作为不具备人身专属性的以一般种类物(钱币)为推行方式的债务,可以由其他主体实际负担缴纳。案例一、山西嘉和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太原重型机械(团体)有限公司土地使用权转让条约纠纷案((2007)民一终字第62号)在该案中,最高院认为:虽然我国税收治理方面的执法法例对于种种税收的征收均明确划定了纳税义务人,可是并未克制纳税义务人与条约相对人约定由条约相对人或第三人缴纳税款。税法对于税种、税率、税额的划定是强制性的,而对于实际由谁缴纳税款没有作出强制性或克制性划定。故《增补协议》关于税费肩负的约定并不违反税收治理方面的执法法例的划定,属正当有效协议。

评述:本文认为,现在理论与实务中对于民商事协议中的税款转移负担条款的正当有效性并无太大争议。司法拍卖虽然在生意业务形式上有其特殊性,但此中的税款转移负担条款同样经由了要约邀请-要约-答应的方式而最终告竣生意业务双方的合意,与普通民商事生意业务并无本质区别,故司法拍卖中的税款转移负担条款亦应做正当有效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网络司法拍卖若干问题的划定》(下称《网拍划定》)第三十条划定:“因网络司法拍卖自己形成的税费,应当依照相关执法、行政法例的划定,由相应主体负担;没有划定或者划定不明的,人民法院可以凭据执法原则和案件实际情况确定税费负担的相关主体、数额。

亚博app安全有保障

”就本条划定,在此不妨多说两句:首先,关于税款转移负担条款的正当有效性已如前述,则本划定中第一句应明白为提倡性而非克制性划定,若以此为由认定所有税款转移负担条款无效[11],未免显得刻舟求剑、胶柱鼓瑟。其次,本条第二句中的“税费”应包罗“税款”与“用度”。

就“税款”而言,根据税收法定原则的基本要求,一个税种的设立,不行能存在“没有划定”之税收事项/要素,即或有“划定不明”的情形,其解释也应首先征求立法机关或者政策制定部门的意见,而非由法院自行凭据执法原则和实际情况予以确定。如此划定,有司法僭越行政之嫌,且极易导致法院裁判与税收征管的脱节。四、税款转移负担条款如何与税收征管实践相衔接 对于税款转移负担条款,现在征管实践中存在以下三种路径: 路径一、直接向受让方征收。为了简化办税流程,提高征管效率,税务部门对于不动产生意业务的所涉税款的征收,均已实现了“一窗式”治理[12]。

简言之,买受方管理产权证书需要契税完税凭证,申报缴纳契税需要提供不动产销售发票,开具/代开不动产销售发票则发生相应的纳税义务。实务中,司法拍卖标的物的出让方或多或少存在信用不足、谋划异常、资不抵债甚至破产的情况,纳税遵从度不高。

此时,以“一窗式”治理倒逼出让方实时纳税,不失为一种有效的征收机制[13]。但税务机关在行使历程中,往往难以掌握好尺度,以致有违法之虞[14]。

案例二、杨磊、杨东与徐州市铜山地方税务局第一税务分局、徐州市铜山区人民政府行政治理及行政复议案((2017)苏03行终113号)案情简介:2015年9月,原告以人民币2217万元的价钱乐成竞拍到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公然拍卖的办公用途房产。拍卖成交确认书载明,拍卖标的的过户、其他所涉税、费等均由买受人自行负担。之后,原告从法院取得了《民事裁定书》、《协助执行通知书》等执法文书。

2016年1月,原告到主管税务机关处申报缴纳契税,被主管税务机关见告需要增补相关质料。其后,原告与主管税务机关一直就申报缴纳契税的问题举行多次相同。至2016年3月,主管税务机关收集到申报缴纳契税的完整质料后,见告原告其受理原告的契税申报,并向原告出具了《涉税事项通知书》,同时见告原告需要缴纳契税、营业税、土地增值税等约莫人民币400万元左右的税费。

原告认为税务机关仅以《拍卖成交确认书》的约定为由,要求原告缴纳营业税、土地增值税等税费的理由不建立,向主管税务机关所在区政府提起行政复议。区政府驳回了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原告仍不平,遂诉至法院。

法院认为,执法并未克制纳税义务人与条约相对人约定由条约相对人或第三人缴纳税款;税法对于税种、税率、税额的划定是强制性的,而对于实际由谁缴纳税款没有作出强制性或克制性划定。本案中,基于《拍卖通告》及《成交确认书》之约定,原告已经做出本次生意业务所有税费由其缴纳的答应,主管税务机关有权根据一窗式征收模式,就本次生意业务所涉及的营业税、土地增值税与契税一并向原告举行征收。评述:本案展现的问题在于,税务机关能否直接凭据税款转移负担条款,直接向受让方主张以出让方为法定纳税人的税款?本文认为,所谓“一窗式”征收,只是一种征管机制,并不意味能够将生意业务中买卖双方的法定纳税人身份归于一人;同时,税款转移负担条款只是税收之债的详细负担者的变换,并不能改变税务机关与法定纳税人之间的行政征收治理关系。

详细到本案中,主管税务机关无权基于税款转移负担条款向受让方发出任何书面或口头的要求缴纳出让方税款的通知,其直接要求买受方缴纳出让方税款的行为已经违法。法院的讯断说理毋宁辩护太过、强为之说,对税收政策的解读亦是囫囵吞枣,难以令人信服。路径二、向法定纳税主体征收。

实务中,也有税务部门从行政征管角度出发,直接向法定纳税人举行征收的做法。案例三:中山市盛兴实业团体有限公司、国家税务总局中山市税务局石岐区税务分局税务行政治理((2018)粤20行终1024号) 案情简介:2011年10月,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据拍卖成交确认书做出执行裁定,将被执行人盛兴公司名下“江滨绿苑”项目的土地使用权及地上附着物拍卖给锦标公司。拍卖确认书约定拍卖所涉及的税费均由买受人锦标公司负担。2016年10月至2017年5月,主管税务部门划分多次书面见告盛行公司,要求其限期管理纳税申报及提供土地增值税清算资料,该公司逾期未申报,也未提供资料。

2017年8月,买受人锦标公司向法院书面确认同意根据上述拍卖成交确认书中的约定推行应负担的缴税义务。2017年9月,主管税务部门作出并送达土地增值税审定征收税务事项见告书,决议对该项目接纳审定征收方式举行土地增值税清算,审定征收率审定征收土地增值税585万余元,责令盛兴公司限期缴纳;作出并送达税务事项通知书,审定盛兴公司应缴纳营业税、都会维护建设税、教育费附加、地方教育附加、堤围防护费、企业所得税,责令盛兴公司限期缴纳。盛兴公司对上述决议不平,经行政复议维持后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打消上述决议。

盛兴公司诉请理由之一认为,凭据法院的拍卖文件,拍卖乐成后所需缴纳的税款应当由买受人负担。在庭审历程中,讼争文书所涉的税费均已由买受人锦标公司缴纳完毕。对此,法院认为,拍卖成交确认书虽约定由受让人缴纳税费,但并不能以此否认盛兴公司是上述税费的法定缴纳义务人,故驳回盛兴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例四、北京金兆宏业投资有限公司等与国家税务总局北京市顺义区税务局破产债权确认纠纷((2019)京03民终12171号)案情简介:2015年12月,北京市顺义区法院作为拍卖人与买受人空港公司签订《司法拍卖成交确认书》,载明,空港公司于2015年11月通过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以最高价竞得拍卖标的土地、衡宇及隶属物,成交价为9585万元。

拍卖通告和成交确认书均划定,对于拍卖标的物的过户、违章记载处置惩罚、过户用度、其他所涉税、运输费等均由买受人自行负担。  2016年6月,顺义区法院裁定受理原拍卖标的物所有权人金兆宏业公司的破产清算一案。在后续债权申报历程中,主管税务机关与金兆宏业公司治理人就金兆宏业公司的应缴税款(营业税、土地增值税)及负担主体多次举行相同,且未告竣一致意见,遂诉至法院。

金兆宏业公司认为,拍卖通告和成交确认书均已划定所涉税款由买受人负担,税务机关不应再要求金兆宏业公司负担相应税款。法院认为,凭据我国税收征管的有关划定可知,金兆宏业公司系拍卖所发生的营业税及其附加、土地增值税的法定纳税人。

亚博app安全有保障

虽《竞买须知》载明标的物所涉及的一切税、费等均由买受人负担,但该约定系司法拍卖历程中对税费最终蒙受主体的约定,系拍卖人制定的、买受人和出卖人均应遵守的对用度负担的约定,不能发生变换执法划定的纳税义务人主体的效力,亦不能阻碍主管税务机关作为税收征管部门向金兆宏业公司申报破产债权。一审法院认定金兆宏业公司应为诉争税款及滞纳金的肩负主体,并无不妥,竞买须知载明税费等由买受人负担,金兆宏业公司可与空港公司另诉解决。评述:前述两案中,税务机关和法院均谨守了税收法定主义,不因税款转移负担条款而动摇,但仍然需要后续处置惩罚相联合:案例三中,在买受方已经缴纳完毕相应税款的情况下,税务机关不能重复接受同一笔税款入库(技术上也不能实现),为利便纳税人计,可凭据税款转移负担条款,认可买受人的缴纳,并向出让方开具完税发票。

案例四中,出让方在缴纳税款后,尚需凭据税款转移负担条款另外对受让方提起诉讼方能实现自身权利。路径三、由法院直接扣缴相应税款。

《税收征收治理法》第五条划定:“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依法增强对本行政区域内税收征收治理事情的向导或者协调,支持税务机关依法执行职务,依照法定税率盘算税额,依法征收税款。各有关部门和单元应当支持、协助税务机关依法执行职务。”《国家税务总局关于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被执行人产业有关税收问题的复函》(国税函[2005]869号)即是税务部门在上述执法渊源下针对强制执行中税款入库所做的一种实验。

案例五、周前迅、巴东县兴东建设总公司衡宇租赁条约纠纷执行裁定纠纷案((2017)鄂执复38号)案情简介:2015年5月,恩施州中级人民法院在执行某建设工程承包条约纠纷一案中,委托拍卖公司卖力涉案衡宇的拍卖事情,拍卖通告载明“标的办证、过户及移交时所涉及的相关税、费均由买受人负担”。周某通过竞买成为案涉房产的买受人,《拍卖成交确认书》载明“衡宇过户涉及的相关税、费由买受人自行负担”。  2015年9月,主管税务机关向恩施中院去函请求协助扣划该次拍卖中当事人应支付的衡宇税款,并附扣划税款明细,即商铺和住房营业税及附加、土地增值税、印花税。恩施中院协助扣划被告拍卖衡宇税款45万余元。

周某自行缴纳拍卖衡宇印花税、契税12万余元。   2016年4月,被告认为恩施中院不根据拍卖通告的约定,错误扣划其拍卖衡宇税款,请求执行回转。

恩施中院经审查认为,该院协助巴东地税局扣划拍卖衡宇税款时未遵守上述约定,扣划巴东住建局拍卖衡宇税款的行为错误,依法另行纠正。恩施中院遂发出通知要求周某补交拍卖衡宇税款45万余元。周某不平,向恩施中院提起执行异议,并在异议被驳回后向湖北省高院申请复议。湖北省高院经审查认为,恩施中院在收到巴东地税局协助扣缴拍卖衡宇税款函后,以该函载明的工具作为扣缴税款主体,切合国税函〔2005〕869号第四条“鉴于人民法院实际控制纳税人因强制执行运动而被拍卖、变卖产业的收入,凭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治理法》第五条的划定,人民法院应当协助税务机关依法优先从该收入中征收税款”之划定。

因此,恩施中院凭据主管税务机关来函协助扣缴税款的行为于法有据,并无不妥。鉴于上述拍卖文件已确定了对涉案衡宇过户相关税费应由买受人负担,被告如认为买受人未实际缴纳税款损害其正当权益,应依据相关拍卖文件向买受人依法另行主张。恩施中院因不负有追缴拍卖衡宇相关税、费之责任,该院向周某作出补缴通知不具有执法依据,本院依法应予打消。

评述:从本案可知,国税函〔2005〕869号文在征管实务中的运用,须由税务机关的主动提倡和法院的配合划扣方可有效实施,而这又有赖于税务机关与法院之间就强制执行信息的有效相同。税务机关与法院如本案般高效联动,在实务中并不多见。饶是如此,本案仍未一次性解决税款转移负担条款下的利益分配问题。

如讯断所言,法院并无职权主动向买受人追缴相应税款,只能就掌握的产业举行划扣,这在税款各担条款下或可一次性解决税款入库和买卖双方利益分配问题,而在税款转移负担条款下,出让方仍需通过民事途径向买受方追索。四、结语与建议[15]对于司法拍卖中广泛存在的税款转移负担条款,本文联合司法判例与税收征管实践,在从肯定其正当有效性的同时,试图展现出该条款在实际操作历程中给法院、买卖双方和税务部门带来的困扰:一是税款金额的不透明,加重了买受方的生意业务成本,进而攻击了生意业务努力性,影响了司法拍卖的效率与公信力。二是法院与税务部门相同不畅,增加了税款征收难度。

就实务中存在的三条路径而言,路径一的的正当性存在欠缺,路径二稍嫌拘泥,路径三正当性与可操作性兼具,但不能使当事人免于二次追索。本文在此提出以下建议: 第一、建设司法拍卖税款预审制度,进一步明确税收成本。

在正式启动司法拍卖前,法院可事先将相关信息与主管税务部门相同,请税务部门将该项生意业务中买卖双方的各项税种所涉及的计税基础、税率、盘算方式甚至开端的盘算效果等予以明确后在拍卖通告中一并公示,让竞买人对其面临的税收成本有较为明确的预期。[16]第二、进一步提高法税联动水平,完善委托征收机制。路径三所依据的国税函〔2005〕869号文仅仅是税务部门片面公布的规范性文件,效力层级较低。

法院与税务机关可在更高政策层面上形成有效的委托征管机制,除事前税费预审外,对于已经成交的拍卖项目,法院应当将在拍卖款子分配前实时将相关信息传送给税务机关,税务机关在收到信息后实时盘算应缴纳的税费并向法院出具《扣税(费)通知书》,法院应当据此从拍卖价款中依法举行扣款。第三、引入税款保证金规则,淘汰诉累。如前所述,无论是路径二还是路径三,都存在通过再次追索方能实现利益再分配的问题,极大增加了买卖双方的诉讼肩负。对此,可思量建设税款保证金规则。

亚博app

现在的司法拍卖中,竞买人所缴纳的保证金多接纳竞拍乐成后直接冲抵价款的处置惩罚方式。税款保证金规则,即是在原竞买保证金规则下,先经由税款预审由税务部门开端盘算出可能缴纳的税款(可保留一定的上浮空间),将其纳入竞买保证金中,同时在拍卖通告中载明:竞买乐成者,其保证金将在税务部门划扣完毕相应税款后予以冲抵价款或退还。

在拍得价款分配时,通过委托征收,由获得授权的法院直接举行划扣。第四、研究出台司法处置中的专门税收政策,降低生意业务成本。

我国现在并未在正常民商事生意业务外针对司法处置、破产清算等历程制定专门的税收优惠政策,导致市场主体退出历程中税收成本偏高,倒霉于营商情况的进一步优化。在政策制定层面,可针对司法处置、破产清算等流程出台系列专门政策,如简化计税方法、制定专门的税收减免优惠等。

[1]《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税暂行条例》第一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销售货物或者加工、修理修配劳务(以下简称劳务),销售服务、无形资产、不动产以及入口货物的单元和小我私家,为增值税的纳税人,应当依照本条例缴纳增值税。”[2]《中华人民共和国营业税暂行条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691号国务院关于废止《中华人民共和国营业税暂行条例》和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税暂行条例》的决议,本法例自2017年11月19日全文废止)第一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提供本条例划定的劳务(以下简称应税劳务)、转让无形资产或者销售不动产的单元和小我私家,为营业税的纳税义务人(以下简称纳税人),应当依照本条例缴纳营业税。”自2016年5月1日起,全国规模内全面推开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不动产销售由缴纳营业税改为缴纳增值税。

虽然营业税已成时过境迁,但本文所讨论的案例中所涉不动产生意业务的纳税义务发生时间均在全面营改增之前,为讨论利便,特此注明。[3]《中华人民共和国都会维护建设税暂行条例》第二条:“凡缴纳消费税、增值税、营业税的单元和小我私家,都是都会维护建设税的纳税义务人(以下简称纳税人),都应当依照本条例的划定缴纳都会维护建设税。”[4]国务院《征收教育费附加的暂行划定》第三条:“教育费附加,以各单元和小我私家实际缴纳的产物税、增值税、营业税的税额为计征依据,教育费附加率为2%,划分与产物税、增值税、营业税同时缴纳。”此外,凭据财政部《关于统一地方教育附加政策有关问题的通知》,尚有地方教育附加用度。

[5]《中华人民共和领土地增值税暂行条例》第二条:“转让国有土地使用权、地上的修建物及其附着物(以下简称转让房地产)并取得收入的单元和小我私家,为土地增值税的纳税义务人(以下简称纳税人),应当依照本条例缴纳土地增值税。”土地增值税接纳四级超率累进税率,即以增值额凌驾扣除项目金额的比例决议税率。

实践当中,以土地增值税的清算最为庞大、事情量最大,凭据国家税务总局《土地增值税清算治理规程》第三十四条之划定,在土地增值税清算中切合一定条件的,可以实行审定征收。[6]现行小我私家所得税法中,人为薪金、劳务酬劳、稿酬、特许权使用费四项实行综合征税,即按年度合并盘算小我私家所得税,接纳超额累进税率。产业转让所得按次盘算,接纳牢固比例税率。[7]《中华人民共和国契税暂行条例》第一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转移土地、衡宇权属,蒙受的单元和小我私家为契税的纳税人,应当依照本条例的划定缴纳契税。

”[8]根据产权转移书据税目计征印花税。[9]通说认为,税收法定原则包罗税收要素法定原则、税收要素确定原则和法式法定原则。

税收要素基本包罗:征税主体、纳税人、税率、纳税环节、期限和所在、减免税、税务争议和税收执法责任。[10]《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八条:“下列事项只能制定执法: (六)税种的设立、税率简直定和税收征收治理等税收基本制度;”第九条:“本法第八条划定的事项尚未制定执法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有权作出决议,授权国务院可以凭据实际需要,对其中的部门事项先制定行政法例,可是有关犯罪和刑罚、对公民政治权利的剥夺和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司法制度等事项除外。”税收立法中即存在大量授权制定的行政法例。

[1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网络司法拍卖若干问题的划定>明白与适用》第398页,转引自“法客帝国”民众号。[12]《国家税务总局关于进一步增强房地产税收治理的通知》(国税发[2005]82号)四:“简化办税法式,利便纳税人。各地征收机关应凭据实际情况,接纳有效措施,简化办税法式,优化纳税服务,利便纳税人缴纳有关税收。对转让或蒙受房地产应缴纳的税收,如营业税及附加、小我私家所得税、土地增值税、印花税等,凡可在一个窗口一并征收的,可在生意业务双方管理产权过户或缴纳契税时一并征收。

”《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实施房地产税收一体化治理若干详细问题的通知》(国税发[2005]156号)二:“增强销售发票治理。在契税纳税申报环节,各地应要求纳税人报送销售不动产发票,受理后将发票复印件作为申报资料存档;对于未报送销售不动产发票的纳税人,应要求其补送,否则不予受理。各地要根据《通知》的要求,在契税征收场所或房地产权属挂号场所,代开销售不动产发票。要在代开销售不动产发票时,实时征收营业税及都会维护建设税和教育费附加、小我私家所得税、土地增值税、印花税等税收,并按国家划定的税款入库预算级次缴入国库。

”[13]现在许多拍卖通告在接纳税款各担条款的同时划定“应由被执行人负担的过户税费由买受人在管理手续时先行垫付,在15日内向本院提交退款申请,并附上有关缴费凭证原件,本院审核退却还买受人,逾期未申请的,该笔用度由买受人自行负担。”这或许不失为另一种提高征管效率的方式。同时,对于15日不提交退款申请即自行负担的划定,本文倾向于认为系一种催告行使权力性质的表述,并不能发生权利灭失的效果。[14]税收征管实践中,税务部门为了实现税款入库,甚至有要求买受方一并负担出卖方除本次生意业务外的历史欠税的情况。

[15]本文所提出的建议,参考了中汇税务师事务所合资人邹胜老师惠赐的文章,特此说明并致谢。[16]已经有部门司法拍卖通告接纳了该措施。


本文关键词:亚博app,亚博app安全有保障

本文来源:亚博app-www.tamarindosurfcamp.com

返回顶部 在线客服

Copyright © Since 1998 澳ICP备69797115号-3 澳门市亚博APP股份有限公司 服务热线:0434-21138392 友情链接:bbin真人注册 od体育app 快乐pk10 威尼斯app官网下